导航:首页 > 气象灾害百科 > 祥子在暴雨下拉车

祥子在暴雨下拉车

发布时间:2021-02-06 10:00:55

1、求《骆驼祥子》 祥子在暴雨中拉车的情节

风吹弯了路旁的树木,撕碎了店户的布幌,揭净了墙上的报单,遮昏了太阳,唱着,叫着,吼着,回荡着;忽然直弛,像惊狂了的大精灵,扯天扯地的疾走。

忽然慌乱,四面八方地乱卷,像不知怎样好而决定乱撞的恶魔;忽然横扫,乘其不备的袭击着地上的一切,扭折了树枝,吹掀了屋瓦,撞断了电线;可是,祥子在那里看着;他刚从风里出来,风并没能把他怎样了!  

《骆驼祥子》是人民艺术家——老舍(舒庆春)所著的长篇小说,描述了20世纪20年代军阀混战时期人力车夫的悲惨命运。祥子是旧社会劳苦大众的代表人物。

(1)祥子在暴雨下拉车扩展资料:

创作背景

1936年,老舍的一位山东大学朋友谈起他雇佣车夫的经历与见闻:一位车夫买了“洋车”不久又卖掉,如此三起三落,最后还是受穷。当时老舍觉得该题材可以写成一部小说。

老舍的朋友随后又说起另外一个车夫的故事,他被军队抓去了,哪知转祸为福,乘着军队转移之际牵回三匹骆驼,这便是《骆驼祥子》故事的原型。老舍决定把骆驼与车夫结合到一起,用骆驼引出主人公祥子的出场。老舍把祥子放到了自己熟悉的北平。

作品主题

小说刻画了许多像祥子一样的小人物形象。那些小人物中有的因战乱导致家人离散而不得不相依为命,有的不堪家庭重负,有的为养活兄弟而出卖肉体。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的悲剧是整整一个时代的悲剧,身处其中的每一分子到头来都逃脱不了祥子一样的命运,除非他们认清楚自己的现状,联合起来推翻那吃人的社会与制度。

2、祥子在烈日暴雨下拉车这一章写法上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描写了祥子的生活艰难,也是社会底层人们的生活艰难。在烈日下,暴雨中都必须拼命干活。

3、祥子在烈日暴雨下拉车的感受是什么?

祥子在暴雨烈日下拉车,感觉很难受,这就是底层人民生活的悲哀和痛苦,虽然痛苦,但是又无可奈何。

4、在“烈日”下,祥子有什么心理活动?在“暴雨”中,祥子又是怎样奋力拉车的?

略 本题来主要让学生深自入人物的心理层面,了解人物的生存状态,进而对作品中的人物有自己的体验。 在炎炎烈日下,祥子感到出工的“胆怯”;但是为了生计,他又不得不出来拉活,“以为跑起来也许倒能有点风”,自己不至于支持不住;可是事实让他明白,自己不得不屈服于“烈日”的威力,虽然自然条件很恶劣,可是为了解决温饱。祥子还是以“反正坐着也是出汗”来宽慰、激励自己,为了基本的生存而奋斗。 在狂风暴雨下,祥子“不能抬头,不能睁眼,不能呼吸,不能迈步……半死半活地,低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前拽”;他想“避避再走”,但是并没有得到坐车人的同情,只得在雨中继续挣扎;“他咬上了牙,蹚着水,不管高低深浅地跑起来”,多么悲惨的画面。祥子为了生存,竭尽全力挣扎着、奋斗着。

5、祥子在烈日暴雨下拉车感受是什么?

1、先写烈日之“烈”。总写炎热之后,又多角度写炎热,先写了柳树、 马路、便道在烈日下的景象,接着写了狗、骡子、小贩的表现,还写了拉车的人的不同情态,一步步地写出了烈日之“烈”。
后写暴雨之“暴”。先写狂热无风,既而凉风乍起,乌云聚集,,一片慌乱,接着写雨点飞舞,闪电凶猛,稍歇而利飕的风势,暴雨乍来又止的惊恐,风雨齐来,风停雨急。表现出祥子为了生计而在暴 风雨中“挣命”的悲惨遭遇。
2、人物简介
祥子是老舍的《骆驼祥子》的主人公。祥子来自农村,在他拉上租来的洋车以后,立志买一辆车自己拉,做一个独立的劳动者,但这个愿望在经过多次挫折以后,终于完全破灭。他丧失了对于生活任何企求和信心,从上进好强而沦为自甘堕落: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这个悲剧有力地揭露了旧社会把人变成鬼的罪行, 也是对当时社会病态的讽刺。《骆驼祥子》是老舍的代表作之一,主要是以北平(今北京)一个人力车夫祥子的行踪为线索,以二十年代末期的北京市民生活为背景,以人力车夫祥子的坎坷、悲惨的生活遭遇为主要情节,深刻揭露了旧中国的黑暗,控诉了统治阶级对劳动者的剥削、压迫,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向人们展示军阀混战、黑暗统治下的北京底层贫苦市民生活于痛苦深渊中的图景。
3、原文简介
《骆驼祥子》,是一部由现代人民艺术家老舍(舒庆春)所著的长篇小说。它以现实主义的笔法与悲天悯人的情怀,塑造了祥子、虎妞等一批令人难忘的艺术形象,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拥有重要地位。
主要是以北平(今北京)一位人力车夫(祥子)的行踪为线索贯穿全文,以二十年代中期的北京市民生活为背景,以洋车夫祥子的坎坷、悲惨的生活遭遇为主要情节。它深刻揭露了旧中国的黑暗,控诉了统治阶级对劳动者的剥削、压迫,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向人们展示军阀混战、黑暗统治下的北京底层贫苦市民生活于痛苦深渊中的图景。

6、祥子在烈日和暴雨下拉车,作者是怎样描写烈日和暴雨的呢

1、描写烈日:先总写“发了狂”“下了火”“憋气”——赤日炎炎,热到极限,无法忍受;再细写街上的柳树、马路上、便道、狗、骡子、小贩们、柏油路、拉车的人们,运用了白描、拟人、排比、比喻、夸张,写烈日下拉车艰苦危险。
2、描写暴雨:风带着“雨星”乱撞,极硬的“雨点”砸起许多土,“雨点”停了,“雨道”往下落,“直的雨道,扯天扯地地垂落”,“只是那么一片,一阵”,“房屋上落下万千条瀑布”,“空中的水往下倒,地上的水到处流”,“一个水世界”。
3、赏析
文中抓住日之“烈”,雨之“暴”的特点,进行了细致形象的描绘,以自然环境的恶劣衬托在这种环境中挣扎的人物的痛苦生活。这种病根不在天气而在社会制度,是对旧社会吃人制度的血泪控诉。
4、原著简介
长篇小说《骆驼祥子》,以军阀统治下的北平为背景,讲述了一个破产的农民祥子,迫于生计,由农村流落到城里,在车行里做了人力车夫,经历了三次买车卖车风暴。第一次:苦干三年好不容易买了辆新车,第一天出车就撞了军阀士兵;第二次:去曹教授家继续苦干,攒够了可以买车的钱却被侦探搜捕敲诈掉了;第三次:受车行老板女儿的诱惑结了婚,拿虎妞的私房钱买了辆旧车。可不久虎妞难产死了,为了给亡妻办丧,洋车被破卖掉了。失去妻儿的打击,加上生活的窘困,使得他的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从此一蹶不振。但是他对生活还有一丝憧憬,他希望能靠自己的努力,把他一直钟爱却被迫卖身的小福子从下等妓院里赎出来。然而最后,小福子已经忍受不了地狱般的折磨和屈辱而自杀含恨离开了人世。失去精神支柱的祥子终于崩溃了,开始沦为一个懒惰自私的无赖,一具没有希望和思想的行尸走肉。
祥子原本是个年轻力壮、对生活充满信心的年轻人,他对社会的要求并不高,只是希望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洋车,做一个自由独立的劳动者。但结果却是悲哀的。

7、<骆驼祥子>中描写祥子在烈日和暴雨下拉车的情节

一点,本章主要讲的是烈日和暴雨。写烈日的时候,先从大杂院写起,说这里的孩子们在六月里会干什么,大人们会干什么,然后慢慢聚焦到祥子身上。当然这一过程也顺带把虎妞和其他人带出来了。最后聚焦到在烈日下拉车的祥子。写暴雨的时候倒过来,先聚焦到祥子身上,通过他的感受写出暴雨的淫威,等到祥子回到家后,就写雨后大杂院的忙碌。这样,实写大杂院的时候就是虚写祥子,实写祥子的时候就是虚写大杂院,受到了虚实相生的效果。同时,本章以大杂院开始,以大杂院结束,形成一种锁闭结构,内部有一种平衡感,给人以平衡美。
第二点,在烈日和暴雨下的祥子,表面上是在与天搏击,实际上是在与自己搏斗。(他坐着没事可干,“不,他不能服软”)他决定去跑一趟:“……假若拉完一趟而并不怎样呢,那就证明自己的身子并没坏……;但是有一处地方提到,祥子不记得有过这么热的天:是天气比往年热呢,还是自己的身体虚呢?他就想到是自己的身体不行了:祥子完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许杰在《论〈骆驼祥子〉》中说:“如果不嫌吹求,我却觉得老舍在性生活的描写上,他的用力,似乎还过分了些。”“人力车夫不能成家,已成家了负担就更加重,生活就更加苦,也是对的。但是,这却不能完全落在性生活方面。”“我们不晓得老舍这样强调性生活的描写,究竟是什么意思?”在烈日和暴雨下,老舍又把祥子的性的问题突出出来。好像性的问题是祥子堕落的主要原因,其他问题只是来激化这一问题的。在祥子西绪福斯式的挣扎中,把他击垮的就是性问题。叔本华认为,生命是意志的客体化,一切复杂的意识活动,其基本课题总是满足需要,而需要是在健康上和身体的生存分不开。他认为性器官可说是意志的真正焦点。
第三点,老舍写极端化的自然用的词也是极端化的。比如写热的时候,“都”“每一个”“每一种”来反复突出这种极端的效果。在暴雨里,雨是砸着他的头与背,横扫着他的脸,裹着他的裆。他不能抬头,不能睁眼,不能呼吸,不能迈步。他像要立定在水中,不知道哪里是路,……他要把车放下,但是不知放在哪里好。想跑,水裹住他的腿。他就那么半死半活的,低着头一步一步的往前曳。开始,祥子拉车,跑在北平的大街小巷,他是脚下有路,心中有路;此时,在暴雨里,虽然路还在脚下,但是心中的路已经茫然,“他什么也不知道了,只心中茫茫的有点热气,耳旁有一片雨声。”以至到最后,脚下无路,心中无路。同时,在烈日和暴雨下挣扎的祥子,让我联想到摩耶幕纱下的人生,想起叔本华把人生比作灼热的红炭所构成的圆形轨道的比喻。所以把这段看作对整个摩耶之幕下人类生存状态的思考,我想也未尝不可。 其他还有几处小点。 一个就是祥子拉车从家里出去,最先描写的是树。在第一章写到祥子的模样时,也说“他觉得,他就很像一棵树。”树的状态也就暗示了祥子的处境。 一个是在暴雨下,“隔着草帽,他的头发已经全湿”。第一章写他“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第二十三章,写变成低等车夫的祥子,“头发有时候一个多月不剃一回。”当然这里只是偶然提了一下,主要的肖像描写作者还是留到了第十九章去描绘。这反映了老舍对祥子模样变化心里始终是清晰的。
还有一个是雨小的时候,祥子跟坐车的说避避再走吧,坐车的不同意,“祥子真想硬把车放下”;但是终于没有去避雨。除了此时“一站住就会哆嗦成一团”外,重要的还是祥子的责任意识在起作用。
还有一处使祥子眼中的雨景,体现了中西结合的笔法。 祥子战胜了风,却被雨击倒了。在烈日和暴雨下,正如叔本华所说,个体只是偶然的意志现象,自然力轻轻一击就能毁灭这个现象,在强大的自然之间他只能束手无策,不由自主。

8、怎样圈点批注祥子在烈日和暴风雨下拉车的内容?

一点,本章主要讲的是烈日和暴雨。写烈日的时候,先从大杂院写起,说这里的孩子们在六月里会干什么,大人们会干什么,然后慢慢聚焦到祥子身上。当然这一过程也顺带把虎妞和其他人带出来了。最后聚焦到在烈日下拉车的祥子。写暴雨的时候倒过来,先聚焦到祥子身上,通过他的感受写出暴雨的淫威,等到祥子回到家后,就写雨后大杂院的忙碌。这样,实写大杂院的时候就是虚写祥子,实写祥子的时候就是虚写大杂院,受到了虚实相生的效果。同时,本章以大杂院开始,以大杂院结束,形成一种锁闭结构,内部有一种平衡感,给人以平衡美。
第二点,在烈日和暴雨下的祥子,表面上是在与天搏击,实际上是在与自己搏斗。(他坐着没事可干,“不,他不能服软”)他决定去跑一趟:“……假若拉完一趟而并不怎样呢,那就证明自己的身子并没坏……;但是有一处地方提到,祥子不记得有过这么热的天:是天气比往年热呢,还是自己的身体虚呢?他就想到是自己的身体不行了:祥子完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许杰在《论〈骆驼祥子〉》中说:“如果不嫌吹求,我却觉得老舍在性生活的描写上,他的用力,似乎还过分了些。”“人力车夫不能成家,已成家了负担就更加重,生活就更加苦,也是对的。但是,这却不能完全落在性生活方面。”“我们不晓得老舍这样强调性生活的描写,究竟是什么意思?”在烈日和暴雨下,老舍又把祥子的性的问题突出出来。好像性的问题是祥子堕落的主要原因,其他问题只是来激化这一问题的。在祥子西绪福斯式的挣扎中,把他击垮的就是性问题。叔本华认为,生命是意志的客体化,一切复杂的意识活动,其基本课题总是满足需要,而需要是在健康上和身体的生存分不开。他认为性器官可说是意志的真正焦点。
第三点,老舍写极端化的自然用的词也是极端化的。比如写热的时候,“都”“每一个”“每一种”来反复突出这种极端的效果。在暴雨里,雨是砸着他的头与背,横扫着他的脸,裹着他的裆。他不能抬头,不能睁眼,不能呼吸,不能迈步。他像要立定在水中,不知道哪里是路,……他要把车放下,但是不知放在哪里好。想跑,水裹住他的腿。他就那么半死半活的,低着头一步一步的往前曳。开始,祥子拉车,跑在北平的大街小巷,他是脚下有路,心中有路;此时,在暴雨里,虽然路还在脚下,但是心中的路已经茫然,“他什么也不知道了,只心中茫茫的有点热气,耳旁有一片雨声。”以至到最后,脚下无路,心中无路。同时,在烈日和暴雨下挣扎的祥子,让我联想到摩耶幕纱下的人生,想起叔本华把人生比作灼热的红炭所构成的圆形轨道的比喻。所以把这段看作对整个摩耶之幕下人类生存状态的思考,我想也未尝不可。 其他还有几处小点。 一个就是祥子拉车从家里出去,最先描写的是树。在第一章写到祥子的模样时,也说“他觉得,他就很像一棵树。”树的状态也就暗示了祥子的处境。 一个是在暴雨下,“隔着草帽,他的头发已经全湿”。第一章写他“两条眉很短很粗,头上永远剃得发亮。……”第二十三章,写变成低等车夫的祥子,“头发有时候一个多月不剃一回。”当然这里只是偶然提了一下,主要的肖像描写作者还是留到了第十九章去描绘。这反映了老舍对祥子模样变化心里始终是清晰的。
还有一个是雨小的时候,祥子跟坐车的说避避再走吧,坐车的不同意,“祥子真想硬把车放下”;但是终于没有去避雨。除了此时“一站住就会哆嗦成一团”外,重要的还是祥子的责任意识在起作用。
还有一处使祥子眼中的雨景,体现了中西结合的笔法。 祥子战胜了风,却被雨击倒了。在烈日和暴雨下,正如叔本华所说,个体只是偶然的意志现象,自然力轻轻一击就能毁灭这个现象,在强大的自然之间他只能束手无策,不由自主。

与祥子在暴雨下拉车相关的内容

其他城市天气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