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气象灾害百科 > 四川荿县山体滑坡最新

四川荿县山体滑坡最新

发布时间:2021-03-06 19:30:32

1、四川茂县 滑坡原因是什么

茂县山体滑坡系降雨诱发的高位远程崩滑碎屑流灾害

2、四川某县大面积山体滑坡致4死,此次山体滑坡与什么有关?

中国每年都会发生很多起意外灾害事故,不仅给当地造成严重的财产损失,也造成部分人员伤亡,四川宣汉县北部发生大面积山体滑坡,导致很多房屋被掩埋,总共造成4人死亡一人失联,灾害发生之后,当地政府部门高度重视,立即安排救援队员前往现场进行处置,经过救援队伍的努力,已经挖掘出4人,但都已经没有生命体征,由于当地连日降雨,在雨水的浸泡之下泥土变得松软,从而导致发生滑坡。

政府已经对受灾的市民进行分批安置。救援队伍也在紧张忙碌,没有停歇,并对滑坡附近的居民进行了疏散,在四川重庆地区山体较多,很多市民的房子都建造在山坡上,所以每年都会发生很多起滑坡事故,也给当地的群众带来了很大的影响,面对自然灾害,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进行有效的应对,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及时留意身边的异常情况。一般发生滑坡之前,山体就会出现裂缝,如果我们发现情况不对,就要选择立即逃走,在之前四川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故,由于当地的居民在睡觉的时候,发现客厅有一道裂缝,意识到可能要发生滑坡,立即通知附近的居民全部撤离,所有人才侥幸逃过,他们刚撤离不久,山体就发生了滑坡,所有的房屋都被冲垮。

遇到滑坡及时撤离。在淘宝的时候最好沿着两边逃跑,而不是沿着滑坡的方向进行撤离,首先应该考虑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要因为家里还有贵重物品,就想先将贵重物品拿走之后再撤离,这样很可能导致人财两空,我们一定要有危机意识,如果感觉家附近出现异常,一定及时向村委会进行报告,多小心总是没事的。

3、四川汉源县滑坡灾害造成7人死亡,7人死亡原因是什么?

四川雅安发生地质灾害滑坡,造成8栋房屋严重受损,九人被埋,雅安市应急管理部门立即进行搜救,有3人已经死亡,有4人被送到医院,医救无效死亡,还有2名人员失联仍在搜救之中,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四川雅安市的人民在前不久也经历过了洪水,现在又经历了滑坡,希望政府能做出积极的应对,保护群众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滑坡事发傍晚,政府立即进行搜救。据附近的村民称,这次滑坡发生在傍晚,村民都在自己的家里熟睡中,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被惊醒之后立即跑出门外,看发生了什么情况,才知道附近的山脉发生了严重的滑坡,不少房屋被冲毁,雅安市应急部门接到群众报警之后,立即组织人员赶往现场进行搜救,在前不久雅安市发生过洪水,四川也启动了一级防汛警讯,可能是由于这些山在水的浸泡下变得松软,最后发生了大面积的滑坡。

受灾市民进行了安置,物资供应也得到保障。事发之后,雅安政府积极处置,紧急转移受灾群众940余人,也为这些市民调拨了生活物资,包括帐篷,折叠床,探照灯食品,饮用水等,保证受灾群众的生活不受到任何影响,政府保持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做事风格,仍然安排大量的警力对失踪的两名人员进行搜救,也在制定后续受灾群众的安置计划,让那些房屋被冲垮的市民能重新有一个新家。

众志成城,共度艰难。这次的滑坡不仅造成了人员伤亡,也给当地带来了极大的财产损失,但是我相信在政府和受灾市民的一起努力下,必将能很快恢复正常的生活,大灾无情,人有情,这次灾害不仅给我们受灾群众带来了极大的打击,也是考验我们应急管理部门的应对能力。

4、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有地震、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吗?曾经发生过以上灾害吗?

我就是这里的来,那次地震对这里影响不是很大,泥源石流山体滑坡是地方基本都有,只是程度百问题,第一个没发生过度,第二三个发生过,不过我觉得你来找点工作无知论是在哪里都没什么危险道吧! 顺便说一句:这边美景特多

5、“8·” 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银匠湾滑坡灾害

1 引言

2014年8月18日凌晨5时30分,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龙山镇顺和村九社银匠湾发生一起大型山体滑坡,造成29间房屋倒塌,道路中断,土地损毁。由于灾前预警及时,采取提前避让、主动避让措施得力,11户42人无一伤亡。

2 地质灾害特征

2.1 区域地质环境条件

2.1.1 气象条件

古蔺县属亚热带与暖温带过渡季风气候区,四季分明,气候温和。区内相对高差较大,在太阳辐射、大气环流和地貌类型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造成地区气候垂直差异大,立体气候显著。区内降雨量多集中在5月~8月,约占全年降雨量的65%。

2.1.2 地形地貌

调查区位于位于四川盆地南部,地貌上总体属于低山区斜坡地貌。区内地形总体特征为北低南高,滑坡区域标高约832~872m,相对高差约40m。区内南侧滑坡上部相对较陡,下部稍缓,地形坡度约15°~30°;滑坡体下方为耕作台地,台地前缘为缓倾斜切割形成的河沟;滑坡坡体多为林地及耕作地,植被较茂盛,坡体上有农户住房,坡顶距离乡村公路较近。

2.1.3 地层岩性

调查区上覆土层主要为第四系碎石土,推测为老滑坡堆积体,厚度较大,滑坡区域周围局部分布有第四系粉质黏土,厚度不一。下伏基岩主要为二叠系栖霞组石灰岩、梁山组砂泥岩和页岩,滑坡范围内未见基岩出露。

2.1.4 地质构造

本区在区域构造上属扬子准地台滇黔川鄂台拗大娄山褶皱构造带,位于川滇和川黔径向构造带之间,区内断裂和褶皱极为发育。出露地层为二叠系栖霞组石灰岩、梁山组砂泥岩和页岩,岩层产状约335°~348°∠18°~30°。古蔺县地震基本烈度为Ⅵ度,区内地震活动较弱,造成的危害程度轻微。

2.1.5 水文地质条件

调查区内滑坡前缘(主滑方向下方)有一冲沟,冲沟内流水为季节性流水,斜坡区内地表水主要是降水形成的地表径流和冲沟流水,地表径流主要由两侧及后缘陡坡汇入滑坡区内,冲沟内及斜坡上的大气降水沿地势汇入斜坡前缘低谷处发育的河沟中,该河沟为常年性流水,平均流量约为0.52m3/s,对斜坡前缘土体常年冲刷淘蚀,该河沟与滑坡体下缘高差约40m。另外,调查区内局部为水田。

区内地下水以上层滞水、孔隙水为主,由大气降水、地表水补给。上层滞水赋存于碎石土和粉质黏土中,孔隙水赋存于松散层碎石土和强风化砂泥岩、页岩中,裂隙水主要赋存于基岩裂隙中。

2.2 地质灾害特征

2.2.1 灾害体特征

该滑坡位于古蔺县龙山镇顺合村9社,该滑坡在20世纪90年代曾发生过一次滑动。2014年6月18日早晨,在持续的强降雨作用下,银匠湾滑坡再次发生大规模滑动(照片1)。此次新发生的滑坡体后缘位于斜坡南西侧,高程857~872m,滑坡后缘形成了贯通的长约100m的弧形裂缝,土体下错2~10 m;滑坡体前缘剪出口位于斜坡中下部(北东侧)冲沟处,现已被上方下滑土体覆盖;滑坡体两侧可见平行张裂缝,裂缝宽1~7cm,局部已贯通;此次滑动区域横宽约100m,纵长约250m,滑坡体厚度2~10m;滑坡体积约1.5万m3,滑坡主滑方向约25°。该滑坡为小型土质老滑坡,其滑动形式为推移式,变形强烈部位主要集中于滑坡体中后部(照片2)。

照片1 古蔺县银匠湾滑坡全貌

照片2 滑坡体中后部强烈破坏区

2.2.2 灾害体成因初析及评价

(1)滑坡成因机制初析

调查区内斜坡地形较陡,斜坡上浅表第四系主要为老滑坡堆积的碎石土体且厚度较大是滑坡形成的内因,持续强降雨形成的地表水的冲刷和下渗是主要外因。地表水体下渗,增加了滑体重度,降低了结构面抗剪强度,滑体土沿堆积层内部的软弱结构面在重力作用下发生滑动而形成滑坡。影响滑坡形成的主要因素包括:

一是地形及地表水因素。滑坡处地形较陡;上覆第四系为老滑坡碎石土堆积体,地层结构较松散,力学性质较差;当持续强降雨时,斜坡上形成地表径流,地表水下渗,进入到滑体内一直到基覆界面,降低了滑面(带)的抗剪强度,增加滑体重度,造成土体内部结构状态发生改变,从而使滑坡的稳定性降低。

二是地层因素。滑坡体主要由第四系老滑坡碎石土堆积体组成,地层结构较松散,土质成分主要为粉质黏土,在地下水等外力作用下容易产生变形破坏,长期浸泡,局部土体易软化。

(2)滑坡分析评价

据现场调查,此次滑坡于今年雨季持续强降雨时发生,该滑坡为一老滑坡复活,滑坡所处斜坡此前即存在局部蠕动现象,稳定性一般;此次滑动后目前该滑坡暂无新产生的明显变形或继续滑动的迹象,但局部仍有蠕动变形,由于该滑坡为老滑坡堆积体,且堆积的碎石土厚度较大,在持续降雨或大暴雨的状况下有重新滑动的可能。

同时,在滑坡区域外侧右方的斜坡(滑坡体下方冲沟右侧),其下方靠近河沟处,坡度较陡,土层较厚,局部产生了滑塌,且可见数十米的拉裂缝,土体下错约0.3m。该斜坡中部有两土房,其院坝和墙体也可见裂缝,这表明滑坡体有向此方向发展的可能,若下方滑塌持续发展,对此该斜坡上两户居民将产生一定影响。

2.3 灾情险情

8月18日凌晨5时30分,龙山镇顺和村九社银匠湾发生山体滑坡,造成29间房屋倒塌,道路中断,土地损毁1亩,直接经济损失500余万元。

3 地质灾害成因分析及趋势判断

3.1 成因分析

(1)切割地貌发育,滑坡前后缘高差大。该点所处区域属低山区斜坡地貌,滑坡下方为耕作台地,台地前缘为河流,为切割沟谷地形;有一小冲沟从滑坡体下方穿过,坡体多为林地及耕作地,植被较茂盛,坡顶距离乡村公路较近。滑坡前后缘高差近50m,地形坡度约15°~30°。

(2)地层岩性复杂。滑坡区域推测为滑坡堆积体,堆积体以碎石土为主,厚度较大,滑坡周围局部分布有粉质黏土,厚度不一,下伏基岩为二叠系栖霞组石灰岩、梁山组砂泥岩和页岩,滑坡范围内未见基岩出露。

(3)地表水丰富。滑坡前缘有一冲沟,冲沟内流水为季节性流水,雨季时坡面上少量雨水通过岩土层孔隙裂隙渗入地下,冲沟内的大气降水则汇入下方沟谷河流中,该河流为常年性流水,与滑坡体高差近40m。

(4)地下水充足。区内地下水以上层滞水、孔隙水和裂隙水为主,由大气降水、地表水补给。上层滞水赋存于碎石土和粉质黏土中,孔隙水赋存于碎石土和强风化砂泥岩、页岩中,裂隙水主要赋存于基岩裂隙中,水文地质条件总体较简单,强降雨极易使土体水分饱和并失稳下滑。若再遭遇强降雨天气过程,极易造成该滑坡下滑造成危害。

3.2 趋势判断

滑坡体主滑方向下方(斜坡右侧)为一冲沟,现冲沟内堆满了上方滑坡体滑下的碎石土,并在冲沟内形成了泥石流,大量土夹石携带沟两侧植被和农作物一起流向了下方河沟,对河沟产生了一定堵塞作用。目前,该冲沟上方泥土基本趋于稳定,暂未向下方滑动,据综合判断,该泥石流全部淤塞河道并形成堰塞湖的可能性较小。

4 地质灾害应急防治

4.1 应急响应及抢险救灾

监测员王俊书和郭登华每天早中晚都在隐患点对确定的监测点位进行测量记录,雨天除在雨前、雨中、雨后监测外还分班24小时值守。2014年8月16日,接到古蔺县国土资源局地质灾害预警平台信息后,监测员立即将雨情信息传达到监测点受威胁农户,8月17日,泸州市境内普降大到暴雨,古蔺县最大降雨量为相邻的永乐镇达到174.6mm,龙山镇147.7mm。8月18日凌晨1:30,监测员王俊书在隐患点上巡查发现滑坡前缘出现土体变形开裂和垮塌现象,监测点位变化明显,他预计灾害可能发生,随即用半导体喇叭呼喊各农户按照地质灾害防灾预案撤离路线迅速撤离,沿着上下两条田间道朝滑坡体东方村民郭登书房屋院坝处集合,把负责联系人逐户清点、核对人员,帮扶老人快速撤离。凌晨2:00时,隐患点上的15户65人已全部撤离完毕,同时,另一名监测员郭登华立即将重大险情向顺和村委、龙山镇政府、国土紧急报告,镇上启动应急预案,凌晨3:10点,顺和村民兵、龙山镇政府、派出所及国土所工作人员陆续赶赴现场支援撤离避险,划定危险区,禁止群众返回隐患点。

4.2 应急处置

接到重大险情报告后,顺和村委、龙山镇政府立即启动防灾员,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撤离、抢险、安置受灾群众、现场警戒等工作,副镇长万其龙现场指挥,落实监测员王俊书、郭登华、村长王杰、国土所陈祖平、派出所民警分工负责对进入滑坡体的4条田间小道和1条机耕道进行封堵,防止撤离村民返回家中,村支书付行来领民兵和参与人员协调周边农户房屋对未落实临时安置的群众进行安置。

灾情发生后,市、县国土资源部门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和驻泸督导地勘单位赶赴现场,开展划定地质灾害危险区、加强巡查、排查及监测,防止次生灾害发生的工作,并初步选定灾后重建住房地址。古蔺县政府领导率相关部门迅速赶赴现场指挥抢险救灾,妥善安置受灾群众,确保受灾群众有饭吃、有水喝、有衣穿、有住宿、有医疗,并发送了食用油、大米和衣物、医药等救灾物资,同时确定灾后重建方案和搬迁避让补助补助,受灾群众思想得到安慰,情绪稳定,对灾害重建充满信心。通过4个月的努力受灾的26户群众新建住房主体基本完工,春节前大部分能搬入新居。

5 经验与启示

(1)各级党委政府和防灾部门高度重视。四川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地质灾害防治工作,将地质灾害防治工作作为“生命工程”来抓。为践行这一要求,市委、市政府在全市开展了地灾防治集中专项整治,开展了大宣传、大演练、大排查、大整治。将地灾防治工作纳入各级政府的目标考核,对已排查出的地灾隐患点,逐点建立并落实防治责任制,市级以上监测点落实一名县级领导负责,县级监测点落实一名科级领导负责。逐级逐点落实防灾责任,地质灾害应急指挥部成员单位积极参与处置,为本次成功避险打下坚实的基础。

(2)坚持监测预警机制。在转折性天气过程中,适时与气象部门会商,密切关注雨情变化趋势,动态发布监测预警信息,已形成自上而下地质灾害预警预报发布机制。在8月18日古蔺县龙山镇顺和村九社银匠湾滑坡发生前,省、市、县国土资源部门根据气象部门雨情通报,密集动态发布地质灾害预警信息。预警信息迅速传达至古蔺县龙山镇顺和村九社银匠湾地质灾害隐患点专职监测员,专职监测员及时发现险情,及时发出预警,是本次成功避险的重要前提。

(3)建立基层专职监测员队伍。按照省厅要求,市、县政府建立完善了专职监测员队伍,并要求每个监测点配备2名以上专职监测员,每年对专职监测员进行培训,全面提高专职监测员监测水平和应急处置能力。在本次降雨期间,古蔺县龙山镇顺和村九社专职监测人员工作扎实。坚持汛期地质灾害隐患动态排查、巡查,按要求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巡查,发现险情后,及时发出预警,立即上报采用半导体喇叭、呼喊等方式要求灾害点上的人员按照演练的路线立即撤离至安全区,人们经常把监测员称作地质灾害前线宣传员、指挥员、保安员。是隐患点群众的生命卫士。

(4)严格执行“三避让”措施。一旦发布地质灾害气象预警信息,果断按照预案组织群众提前预防撤离,8月16日至18日强降雨期间,全市就实施提前主动避让31处隐患点809人,其中古蔺县实施主动避让24处608人。8月17日,龙山镇雨量已达到147.7mm,17日下午黄昏时,顺和村九社滑坡监测点就做好一旦灾害来临,村民投亲靠友、就近安置、人员撤离路线、预警信号等准备工作。在夜间发现险情后,才能果断组织群众有条不紊地进行撤离。

(5)通过培训演练提升群众防灾避险意识。近年来,全市通过政府主导、部门组织、群众参与的方式,组织开展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防灾避险宣传培训与应急演练,群众防灾识灾和自防自治能力大幅提升。发生地质灾害的龙山镇顺和村九社银匠湾地灾隐患点每年都由镇政府组织开展一次地质灾害应急逃生演练,灾害来临时,群众才能按既定线路迅速撤离。

6、四川省茂县山体滑坡是什么时候

2017年6月25日 - 6月24日,四川阿坝茂县发生山体垮塌,造成62户农房被掩埋,118人失联

7、“7·”四川都江堰三溪村高位山体滑坡

1 引言

2013年7月10日上午10时,四川都江堰市中兴镇三溪村一组五显岗发生了高位山体滑坡,并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该滑坡呈现高位特征,后缘松散滑坡体向东北方向顺层下滑了310m后,剧烈撞击并铲刮对面小山坡,偏转后转化为碎屑流高速下滑约950m,撞击并铲动了沟道内的浅表层第四系残坡积物,致使沟道内的11户村民房屋被掩埋,最终形成了这起地质灾害低易发区的高位山体滑坡—碎屑流灾害。滑坡总滑程约1.26km,总体积超过150万m3。强降雨是触发此起滑坡灾害的直接原因,7月8日8时~10日8时,中兴镇三溪村出现了持续强降雨天气过程,都江堰市区累计最大降雨量达537.4mm,相当于该地区年降雨总量44.1%。

2 滑坡区地质背景条件

2.1 地形地貌

研究区位于四川省中部的青藏高原东缘龙门山向成都平原的过渡地带,地势西北高,东南低,从龙门山向成都平原海拔相对高差达3990m(图1)。中兴镇属于过渡带上的中山区(海拔1000~3500m),地层主要由砂岩、灰岩及部分砾岩组成。地貌明显受地层岩性和地质构造的控制,以河谷构造侵蚀堆积地貌、褶皱断裂构造侵蚀地貌、侵入构造侵蚀剥蚀地貌为主,坡陡坡长,厚层砂岩及厚层砾岩常形成陡坎或陡崖,斜坡稳定性较差;处于断裂构造部位有大型的滑坡或崩塌发生。滑坡区处于五里岗自然缓倾白垩系砂砾岩顺层斜坡上,走向北东15°,岩体节理、裂隙、层面受地震和风化影响,较破碎,为滑坡的发生提供了有利的地形条件。

2.2 降雨特征

滑坡所在的都江堰地区雨量充沛,多年平均降雨量为1225.4mm,最多年份1605.4mm(1978年)。降雨的月份分配不均:5~9月为雨季,降雨量占全年的77.7%,其中7~8月份最多,占全年降雨量的45.9%,占近一半的全年降雨量,本次“7·10”高位山体滑坡的发生时间就是7月份。月降雨量最大592.9mm(1981年8月),单日降雨最大213.4mm(1980年6月29日)。降雨天数极端最多月达30天(1961年10月),全月无雨日仅出现在1963年1月。一次最大连续降水日数为33天(1954年9月8日~10月10日),累计降水量339.3mm。距离三溪村滑坡最近的雨量站位于都江堰市幸福镇幸福村气象台站,该台站记录了7月7日晚8点到10日8时累计雨量为920mm,截至11早8点的累计雨量为1105.9mm,为长时间特大暴雨量级。因笔者未收集到幸福村台站数据,本文以都江堰市气象台站雨量数据进行分析。

2.3 地层岩性

区内地层除缺失奥陶系外,从元古宇到第四系均有出露,总厚度达20000m,分布面积最广的有三叠系、侏罗系、白垩系、古近—新近系、第四系地层。出露的砂砾岩等地层抗风化能力弱,被强烈风化、破碎,形成陡坎或陡崖导致斜坡上岩体的自稳性较差,容易发生滑坡崩塌等灾害。

2.4 地质构造

区内受青藏高原挤压变形和龙门山山前断裂、映秀北川断裂的影响,地质构造复杂,断裂带发育。北东向的茂汶断裂(F1)、映秀-北川断裂(F2)和彭灌断裂(F3)为区域性大断裂,贯穿研究区的中部和西部,长约40km(图1),断裂破碎带及破碎影响带较宽(约30km),断裂壁、断层三角面较发育,常切割较坚硬的岩层而形成陡坎和陡崖,为地质灾害发育提供了基本条件。其中映秀北川断裂在区内断层面向北西倾斜,倾向300°~330°,倾角50°~60°。彭灌断裂在区内长约50km,走向为30°~60°,平均约为45°,断面倾向310°~330°,倾角45°~53°,属压扭性断层。

3 三溪村滑坡特征及运动速度

3.1 滑坡基本特征

通过对2013年10月8日资源一号02C(ZY-1 02C)卫星遥感影像解译和现场野外调查发现(图2),都江堰三溪村滑坡位于三溪村一组自然斜坡的反倾坡地带,在滑坡后缘发生分叉,其中1#滑坡规模较大,滑坡后缘的大字岩顶部砂砾岩经碰撞铲刮后形成碎屑流,摧毁了五显岗通往大字岩沟内和坡面上11处居民点房屋,破坏面积约2.7×105m2,滑坡滑动距离远、滑动速度快、破坏力强、危害严重。2#滑坡位于1#滑坡的南西方向,松散岩体向北西方向滑动,沿沟谷流动约350m。三溪村1#滑坡滑程远、运动速度快、破坏力强,其形成发育机制也更具有典型性。

图1 研究区位置及邻区地质环境图

(F1:茂汶断裂;F2:映秀-北川断裂;F3:彭灌断裂)

图2 三溪村滑坡-碎屑流灾后ZY-102C 遥感影像

三溪村1#滑坡后缘高程1132m,前缘高程755m,高差377m。滑坡体总长度1260m,平均宽约120m,平均堆积厚度10m,估算滑坡体积超过1.5×106m3,平面形态呈“U”形。其位于2008年5·12汶川地震的Ⅷ度区,距离震中映秀不到30km,属于重灾区,受地震影响明显,同时,滑坡区岩性上属于白垩系的砂砾岩地区,风化破碎严重,植被发育,灾害隐蔽性强。

该滑坡最初启动于1132m大字岩平台的松散砂砾岩体,砂砾岩失稳沿北东方向滑动约310m后遇阻,剧烈撞击并铲刮对面小山坡以及沟壁侧壁偏转为向北并转化为碎屑流,沿北西向流动950m后经五显岗到三溪村一组的桥洞处停止,总体运动方向为北东-北-北西向,滑动距离约1260m。三溪村1#滑坡的平面图和剖面图见图3、图4。该滑坡与2010年6月28日发生的贵州关岭滑坡、2009年6月5日发生的重庆武隆鸡尾山滑坡的运动特征较为类似。

图3 三溪村滑坡-碎屑流平面图(Ⅰ-Ⅰ′为剖面线,b,c 和d 处照片见图5)

图4 三溪村1 # 滑坡体剖面图(①②③④⑤为图6 滑坡运动速度估算点位置)

根据1#滑坡-碎屑流的启动、运动及堆积特征,将其分为砂砾岩滑动区、碰撞铲刮区和碎屑流堆积覆盖区三部分(图5a):

滑动区:滑坡滑动区后壁顶部高程为1132m,滑坡前缘剪出口高程为997m,高程差为135m,滑坡后缘平面呈上大下小的“倒葫芦”状,平均宽度约280m,平均长度约290m,后缘壁直立达90°,高差约20m。野外调查发现滑动区的原始地形为上部陡峭、下部较缓的砂砾岩地区,地形坡度约30°。滑动后的滑源区还留有大量的松散岩体和土石混合体,以大块拉裂的砂岩为主,最大的块石长约15m,宽约10m,厚约20m,目前后缘残留堆积体厚度约10m,后缘松散堆积体极不稳定(图5b、5c),在降雨触发作用下,极有可能再次发生滑动。

碰撞铲刮区:滑坡后缘砂砾岩滑动遇阻后碰撞到五里坡沟道侧壁,铲刮五里坡表层残坡积土和树木,在沟道东侧形成长约310m,宽约65m的铲刮区,表层第四系残坡积土层(厚度5~7m)和树木卷入后增加了物源体积,同时撞击后滑体自身发生解体也形成了碎屑流,碎屑流偏转后沿NW向高速流动。

碎屑流堆积覆盖区:碎屑流堆积体厚度10~15m,堆积区长度约640m,堆积区宽度约70m,总体流动方向为NW向,坡度约10°,摧毁掩埋了沟道内的11户民居,物质主要由滑坡体撞击粉碎后的块石、树干、土体等组成,零星可见巨石,最大块径长度约3m(图5d),堆积区前缘(高程755m)到达了三溪村一组的河道桥边。

图5 三溪村1 # 滑坡-碎屑流特征

(照片位置见图3,a.滑动运动分区(Ⅰ.滑动区,Ⅱ.铲刮区,Ⅲ.覆盖区)及运动路径(红色箭头);b.后缘拉裂缝及松散堆积体;c.后缘残留堆积体中的巨大砂岩块体;d.碎屑流体中的巨大块石)

3.2 滑坡-碎屑流运动速度

目前,对于体积为百万乃至千万立方米的滑坡运动速度和滑动距离计算利用Scheidegger提出的公式:

2013年度全国重大地质灾害事件与应急避险典型案例

其中,V为估算点的运动速度,g为重力加速度,H为滑坡后缘顶部到滑程上估算点的垂直高差,L为滑坡后缘到滑程上估算点的水平距离,f为滑坡后缘顶点至滑坡运动到最远点的斜率(也叫等效摩擦系数,f值一般与滑坡体积有关,体积越大,f值就越小,运动性就越强)。根据公式(1)和(2),能够计算出滑坡体到达滑程上任一点的运动速度。

三溪村1#滑坡后缘高程1132m,前缘高程755m,后缘与前缘的垂直高差为377m,后缘到前缘的水平距离为1240m,因此,等效摩擦系数 f为377/1240=0.30。根据滑坡滑动区的典型地貌及滑动特征,根据公式(1)可知,三溪村滑坡在剪出口的启动速度达到24.8m/s,碰撞铲刮到达大字岩北侧沟谷底部的速度为38.6m/s,到沟谷后部第一户房屋的速度为39.7m/s,到沟谷中部农家乐的速度为34.9m/s,到达前缘三溪村一组的速度为9.9m/s(表1),造成了沟道内90%的房屋被毁灭,是一处典型高速滑坡-碎屑流灾害。该滑坡下滑势能很大,经碰撞—铲刮—旋转—粉碎后能量逐渐降低,速度也逐渐变小(图6)。一般条件下,人跑步的速度约5m/s,均低于滑坡-碎屑流的运动速度,在很短时间内将沟道内的11户居民建筑彻底摧毁。发生在2010年6月28日的贵州关岭滑坡到达前缘摧毁房屋时的速度为10.18m/s,与该滑坡到达三溪村一组居民区的速度接近,两个滑坡均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

表1 三溪村1#滑坡滑动速度估算表

图6 三溪村1#滑坡-碎屑流运动速度随水平距离图

4 滑坡形成机制研究

4.1 汶川地震影响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发生的汶川Ms 8.0级地震诱发了近56000处滑坡,震中最大烈度为Ⅺ度。而研究区处于龙门山断裂带上映秀-北川断裂的下盘,属于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的Ⅷ烈度区(图7),受汶川地震影响,三溪村高位山体滑坡区和邻近区发生了大量小型浅表层滑坡,受灾严重。地震后,三溪村后方的大字岩平台上部的山体可能开裂形成震裂山体,2013年7月8-10日的持续特大暴雨形成的坡面地表水,大量汇流渗入震裂山体的贯通性裂缝,形成高水头压力,并在其推动下,坡体突发高位山体滑动,造成五里坡上11户房屋被瞬间掩埋,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4.2 地形地貌条件

特殊的地形地貌条件是滑坡发生的内因。三溪村滑坡位于一个自然斜坡的缓倾地带,出露基岩主要为砂砾岩,岩体风化破碎严重,但该地区雨量充沛,植被极为茂密,森林覆盖率达99%,曾被认为是地质灾害的低易发区,故三溪村滑坡的发生具有非常强的隐蔽性。现场调查发现,冲沟内堆积有厚层的第四系松散碎屑层,此类物质具有遇水软化、抗剪强度降低的特性。母岩主要为后方山体顶部陡峭的砂砾岩地层,前后落差达377m,地形陡峻,具有孕育大型滑坡的临空面;这种由滑坡转化为碎屑流,且滑动距离达1.26km的复合型成灾模式在该地区历史上从未发生过。

图7 汶川地震触发滑坡、地震烈度及三溪村滑坡所处位置

4.3 极端暴雨事件

都江堰地区处于亚热带季风区,雨量充沛,但2013年的雨量极大,尤其是7月8日晚开始,都江堰中兴镇出现持续强降雨天气过程,根据中国气象局都江堰气象台站的雨量监测数据,2013年7 月7 日8 时后都江堰开始下小雨,当日雨量仅为0.1mm,到8日8时累计雨量也仅为15.2mm,从8日8时后雨量迅速增加,7月9日降雨量达292.1mm,7月10日滑坡发生前的降雨量达230.2mm,8~10日3天的累计降雨量达537.4mm,为极端特大暴雨级别,3 天雨量相当于年平均降雨量的44.1%。在超强累积降雨触发下,大量地表水通过地表裂缝转入坡体形成静水压力,岩土体呈现超饱和状态,导致大字岩平台的砂砾岩层产生高位快速滑动。图8说明了诱发滑坡发生的整个降雨过程和降雨强度,其中累计强降雨量对滑坡发生起了直接触发作用。

图8 都江堰三溪村滑坡发生前后降雨量图

综合分析认为,该滑坡灾害是一次特殊地质和极端暴雨条件下形成的特大型高位山体滑坡,受“5.12”汶川地震影响明显,滑坡发生是地球内外动力耦合作用的结果,地震为其发育提供了基础条件,极端暴雨事件为其直接诱发因素。

5 经验与启示

(1)都江堰三溪村滑坡是一处典型高速滑坡-碎屑流灾害。根据1#滑坡的运动及堆积特征,将其划分了滑动区、碰撞铲刮区和碎屑流堆积覆盖区三部分。

(2)三溪村滑坡受汶川地震、特殊的岩土体性质、地形地貌条件以及极端暴雨事件的共同影响而发生,是地球内外动力耦合作用的结果,地震为其发育提供了基础条件,极端暴雨事件为其直接诱发因素。

(3)建议加强高位山体滑坡的研究,尤其是远程碎屑流地区滑坡的监测。此外,加大地质灾害低易发区的排查和巡查力度,做到“沟到头,坡到顶”。

8、四川茂县遭遇山体滑坡村庄被夷为平地是怎么回事?

6月24日6时左右,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突发山体高位垮塌,河道堵塞2公里,40余户100余人被掩埋。

茂县县委、县政府紧急启动Ⅰ级特大型地质灾害险情和灾情应急响应,已组织力量赶赴现场救援。

图为事发村庄已被夷为平地。阿坝公安交警提醒:现场除救援车辆以外,禁止社会车辆进入,全州所有货运车辆(救援车辆除外)禁止驶入茂县境内,通过汶川、理县、马尔康西洞口、红原、若尔盖绕行。

目前情势严峻,四川省阿坝支队第五大队大队长陈铁波介绍,新磨村被埋房屋多为砖石结构,大部分是5·12地震后重新翻新或加固过的。垮塌现场的巨石非常多,垮塌面积约有五六平方公里,专业救援力量正在赶往事发现场的途中。由于挖掘机还未到达现场,现场救援难度非常大。

陈铁波介绍,具体被埋人数还在核实,因为学生放假在家,村中人口较多,预计在100-200人之间。事发村落是旅游景点,不排除有游客在内。

9、近日四川宜宾山体滑坡造成了哪些损失?

天灾不可避免,每年全世界各地都会发生很多灾难,我们只有祈祷和提高科学技术尽量避免他们,这几天在四川宜宾山体滑坡主要造成了哪些损失?根据记者观察,山体滑坡造成主要街区严重受损,直接经济损失高达千万元,这直接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命脉。

“天府之城”四川,我们对那里的印象就是熊猫,熊猫不仅是中国特有的,也是四川特有的,虽然他们只有两种颜色,但也挡不住他们憨态可爱,深受人们喜欢,但在四川这片贫瘠的土壤上,还是生活中很多的困难的人,他们不像沿海地区那样发达,很多城镇都保留着赶集,所以有价值的东西都是直接摆放在门市上面,并且由于民风朴实,很多门市都没有很强的保护作用,随便一个大的灾难都可以吹到,更何况遇上了泥石流,直接淹没了看起来还算热闹的街区,财产更是不可能直接转移出来,全被这些滚下的巨石吞没,根据统计,直接造成经济损失上千万,要知道在一个不发达城镇上上千万也是很多的,让这些商户陷入泥泞之中。

自然灾难我们无法避免,但就可以躲避,几十年前科技没有现在发达,对于地震的来袭,我们手足无措,很多人连基本的躲避常识都不知道,导致08年汶川大地震死伤无数,但在现代,我们所有的智能产品都可以预测,帮助我们及时躲避危险,而且越来越多的人离开山区,来到更加发达的城镇,这里有我们想要的一切,安全也提高了很多。

除了地球的自然灾害,生活中的一些危险,我们也要及时注意,不要跑去施工的工地,在那里很可能掉落一块东西就会要一个人的命,也不要出入有危险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安全。

与四川荿县山体滑坡最新相关的内容

其他城市天气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