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首页 > 气象灾害百科 > 资江洪水2017

资江洪水2017

发布时间:2021-03-06 21:31:10

1、长江2017年第1号洪水给湖南带来了哪些灾害损失?

受洞庭湖水系持续降雨影响,湘江、资水、阮江发生大洪水,多站发生超警、超保证洪水,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快速上涨,“长江2017年第1号洪水”来势汹汹。

现状:湘江超历史最高水位

7月2日20时20分,湘江长沙站水位达到了39.49米,比1998年出现的历史最高水位还高出了0.31米。

湖南有湘资沅澧四大河流,这一轮强降雨导致四水中的三水——湘江、资江、沅江的水位全线超警戒。沿岸发生多处管涌、河岸滑坡险情。受强降雨影响,截至2日21时,广西桂林市阳朔县城多数街道被淹,各景点暂时停止对外营业。

据国家防总7月2日通报,当日长江中下游水位迅速上涨,干流莲花塘至大通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两湖水位继续超警。长江流域当前共有44条河流74站水位超警、超保或超历史。“长江2017年第1号洪水”仍在继续发展。长江委水文局7月2日14时继续发布洪水黄色预警,影响涉及江苏、安徽、江西、湖北和湖南等五省。

洪水致湖南受灾情况

从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了解到,截至3日18时,本轮强降雨造成湖南省14个市州139县(市、区)1610个乡镇787.45万人受灾,紧急转移人口96.4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562.25千公顷,倒塌房屋1.611万间。

湖南省财政厅于2日和3日分两批紧急下拨防汛救灾资金总计6000万元,补助对象为灾情严重地区,主要用于防汛抢险物资消耗补助、灾民安置救助等方面。

湖南省防指调度3050名官兵赴长沙、岳阳益阳等地防汛抗灾,调度50艘冲锋舟支援长沙、娄底邵阳救灾抢险。洞庭湖区各地投入12余万人,对105个堤垸、1645公里一线大堤巡堤查险抢险。

2、广西资源资江洪水位是多少

资水流域南部多中低山,东部为丘陵,中部丘岗起伏,东北部为平原。西南高东北低。山地占55%,丘陵占35%,平原占10%。 资水流域多年平均降水量为1483.3毫米。流域西部洞口至隆回以及安化至桃江之间为高值区。东南部新宁至邵阳一带为低值区。极端最高值为2605.3毫米(桃江县碧螺站1969年)。极端最低值为718.8毫米(邵阳县诸甲亭站1960年)。降水量年内分配不均匀。最大月降水量一般出现在5月或6月,最小月降水量一般出现在12月或1月,汛期(4~9月)降水量占全年的67.3%。多年平均水面蒸发量约700毫米。 资水流域汛期暴雨频繁,主要有安化至桃江、资源、隆回北部3个暴雨区。暴雨次数以5~6月最多,但极值多发生在7~8月间。年8月26日~27日,桃江蒙公塘站最大24小时471.5毫米。为湖南省实测暴雨最大值。暴雨形成洪水,最大洪峰流量多出现在6、7、8月,桃江站实测最大洪峰流量15300立方米每秒(1955年8月27日)。 资水流域多年平均径流量252亿立方米,年内分配与降雨季节变化相应。多年平均连续最大四个月径流量一般出现在4~7月,占全年总量的54%。径流量的年际变化较大,最大年径流量374.8亿立方米(1994年),最小年径流量140亿立方米(1963年)。

3、资江的水文特征

资水流域南部多中低山,东部为丘陵,中部丘岗起伏,东北部为平原。西南高东北低。山地占55%,丘陵占35%,平原占10%。 资水流域多年平均降水量为1483.3毫米。流域西部洞口至隆回以及安化至桃江之间为高值区。东南部新宁至邵阳一带为低值区。极端最高值为2605.3毫米(桃江县碧螺站1969年)。极端最低值为718.8毫米(邵阳县诸甲亭站1960年)。降水量年内分配不均匀。最大月降水量一般出现在5月或6月,最小月降水量一般出现在12月或1月,汛期(4~9月)降水量占全年的67.3%。多年平均水面蒸发量约700毫米。 资水流域汛期暴雨频繁,主要有安化至桃江、资源、隆回北部3个暴雨区。暴雨次数以5~6月最多,但极值多发生在7~8月间。1991年8月26日~27日,桃江蒙公塘站最大24小时471.5毫米。为湖南省实测暴雨最大值。暴雨形成洪水,最大洪峰流量多出现在6、7、8月,桃江站实测最大洪峰流量15300立方米每秒(1955年8月27日)。 资水流域多年平均径流量252亿立方米,年内分配与降雨季节变化相应。多年平均连续最大四个月径流量一般出现在4~7月,占全年总量的54%。径流量的年际变化较大,最大年径流量374.8亿立方米(1994年),最小年径流量140亿立方米(1963年)。

4、《资江水》600字作文

一想到长江,我的心就如江水一样汹涌澎湃。这条宏伟的长龙,是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象征。
长江,你的江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血液。我们的祖先依靠你,而你又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着人民。你惊涛拍案的声音是人们悠扬的乐声。人们的喜怒哀乐、欢声笑语,都流入你的江水之中,你则把它们带向远方,把我们中华民族腾飞的消息带向远方。
长江,你的江水不是普通的水,因为你系着我们中华民族的血脉,是中华民族的生命之源。
长江,你奔流的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自古以来,有多少英雄豪杰在你面前演出了精彩的一幕。你就像是展示他们才华的舞台,有宏伟的长江,就一定会有伟大的人民来为你增添光彩。
长江,你奔流的是我们民族的希望。自古以来,长江流域不仅是孑遗生物的避难所,也是中华民族的繁衍之地。你给我们提供灌溉的方便。人们开沟筑渠,兴建水地,开垦出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
长江,你虽造福于人类,可是人类却没有善待你。长江上游两岸的森林被破坏。两岸水土严重流失,废水、废料、垃圾都大量倒入你的水中。面对这一切,你愤怒了,你开始向我们抗议,你向我们提出了一次又一次的警告。前几年,长江洪水肆虐,八次洪峰排山倒海而来。这正是你的控告。我们不能完全抱怨你冲垮我们的堤坝,淹没我们的家园,而是要想想我们自己是如何对待你的。
长江,你给了我们一切,我们没有珍惜,你还是会带走这一切的。但是只要我们珍惜你、爱护你,你也一定会加倍回报我们的。
长江,你从雪山走来,又向东海奔去。一路展示着自己的风采和气概。你激励着我奋发向上,自强不息,鼓舞我追求美好的人生。长江,我热爱你,愿你的江水永远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

5、长江千年一遇的大水曾经发生在哪一年

来自火凤网
1870年长江流域发生的特大洪水,是自1153年至今的840多年间最大的一次洪水。

一、雨情

1870年7月长江上游特大暴雨发生之前,中下游地区连续降雨。6月,江西鄱阳大雨,湖南沅江上游及资江大雨;湖北汉江暴雨成灾,从而抬高了长江中下游江河湖泊的水位。7月中下旬,暴雨进入长江上游地区。7月13日至19日,嘉陵江中下游和长江干流重庆宜昌区间发生了一次历史上罕见的大暴雨。7月17日至19日,暴雨缓慢移到汉江,又东移至宜昌至汉口区间和洞庭湖地区,使长江上游的洪水出峡后与中游洪水及汉江洪水恶劣遭遇。这次暴雨的特点是:范围广、强度大、历时长。整个暴雨过程约为7天,经模拟分析,7天暴雨量200毫米以上的笼罩面积达16万平方千米;文献中有"猛雨"、"雨如悬绳"、"狂风雷雨,连日不息"等形象性记载,是对暴雨强度特大的真实写照。

二、水情

1870年6月夏汛期间,长江中游连续降雨,江、湖、洼地底水已丰厚。7月份,随着暴雨进入长江上游地区,嘉陵江发生罕见大水,北碚站洪峰流量达57300立方米/秒(1981年洪水流量为44700立方米/秒),嘉陵江大洪水和金沙江洪水在重庆相遇,形成长江干流特大洪水,寸滩站水位达196.15米,洪峰流量达100000立方米/秒(1981年洪峰水位191.42米、流量为85700立方米/秒),宜昌站水位达59.50米、洪峰流量达105000立方米/秒,15天洪量为975.1亿立方米,30天洪量为1650亿立方米。上游洪水与中游洪水恶劣遭遇后,泛滥成灾,经过宜昌至汉口区间的江槽、河、湖等调蓄后,至汉口附近归入江槽。汉口站洪峰水位为27.55米、流量为66000立方米/秒,30天洪量为1576亿立方米。

三、灾情

1870年长江特大洪水,灾情十分严重,损失之巨,范围之广,为数百年所罕见。主要受灾地区为四川、湖北、湖南等省。四川省"六月间(农历)川东连日大雨,江水陡涨数十丈,南充、合州(今合川)、江北、巴县、长寿、涪州(今涪陵)、忠州(今忠县)、丰都、万县(今万州)、奉节、云阳、巫山等州县,城垣、衙署、营房、民田、庐舍多被冲淹,居民迁徙不及亦有溺死者。"嘉陵江畔的合川县 "大水入城深四丈余,仅余缘山之神庙、书院、民舍数十间,水连八日,迟半月水始落,房屋倾大半,未倾者污淖充塞,腥腐逼人,历两月之久,稍可居人,满城精华一洗成空,十余年未复元气。"长江干流上的丰都县"全城尽没,水高于城数丈,仓谷漂失,官、民宅半为波涛洗去。"三峡入口处的奉节县"城垣、民舍淹没大半,仅存城北一隅,临江一带城墙冲塌崩陷,人畜死者甚众。"

湖北省长江南岸大堤在松滋县被水冲决形成松滋口,洪水直泻洞庭湖,洪道所及,荡然无存;北岸大堤在监利决口加之汉江决口,荆北及江汉平原一片汪洋, "衙署、庙宇、居民、田禾淹没无算,为数百年未有之奇灾"。全省30州县及武昌等广大地区遭受严重洪水灾害。湖南省饱受长江溃口之害,安乡、华容水从堤头漫过,龙阳、湘阴围堤尽溃,无一存者,田禾淹没,庐舍漂流,灾情历年以此为最。洞庭湖区各州县皆大水为灾,全省20余州县遭受严重洪灾。

江西省萍乡九江南昌、鄱阳、德安、瑞昌大水,安徽桐城、宿松、建德、铜陵、寿州、和州、黄池、无为大水,"蛟水冲毁田庐,圩堤漂没一空"。至长江下游的江苏、上海、浙江洪水不大,灾情较轻。总的来看,1870年洪水灾害与1931、1935、1954年洪水灾害相比,范围广、灾情重,为我国历史上所罕见。

6、资江和湘江的长度和深度分别是多少?

资江:左源赧水发源于城步苗族自治县北青山,右源夫夷水发源于广西资源县越城岭,两水于邵阳县双江口汇合称资江,于益阳市甘溪港注入洞庭湖,全长653公里,流域面积28142平方公里。

资江,流经金竹山、禾青、沙塘湾、毛易、潘桥、冷办、布办,至潘桥郭家社区出境,全长23.65公里,天然落差7.25米,平均坡降0.4‰,河宽200~500米,多年平均流量385立方米/秒,平均产水量121.4亿立方米,是全市工农业生产和市民生活用水的重要水资源。

湘江:学界较流行的说法是白石河源。流经湖南省永州市、衡阳市、株洲市、湘潭市、长沙市,至岳阳市的湘阴县注入长江水系的洞庭湖。如海洋河为源,湘江干流全长844公里, 流域面积94660平方公里。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全州县境内,湘江自兴安县界首入境,流经凤凰、绍水、才湾、枧塘、城郊、永岁、黄沙河、庙头等8个乡镇,于庙头镇的岔岗流入湖南东安县境。

境内控制总流域面积6710平方公里,县内流长110.1公里,河面平均宽度约180米;最大洪峰流量6890立方米每秒,相应水位157.209米,多年平均流量201立方米每秒,枯水流量10.2立方米每秒,多年平均径流深1087.7毫米,多年平均径流量63.41亿立方米,河床坡降0.05%。

(6)资江洪水2017扩展资料:

资江河道特征:

左源赧水发源地深切高山峻岭,为高山峡谷区,坡陡流急,但到武冈附近即进入山间盆地,地势平坦开阔,坡度平缓;武冈以下至双江口,两岸多低矮山岭,只有局部峡谷,大部河谷平缓;至小庙头(位于邵阳市下游34公里)为资水上游。

小庙头至马迹塘为资水中游,河道穿越雪峰山脉,两岸高山对峙,海拔平均高度1000米左右,河谷陡峭,基岩裸露,河床险滩礁石密布,流态紊乱,航道弯曲狭窄,最大流速达3.9米每秒;

河谷由前泥盆系变质岩及泥盆系砂岩等坚硬岩体构成,为开发水力资源提供了良好条件。马迹塘以下为资水下游,河谷开阔,地形平坦,多近代冲积台地和丘陵,益阳市以下为洞庭湖冲积平原。

湘江水系特点:

湘江流域水系发达,有三个主要特点:

一是河网密布。5千米以上的大小支流有2157条,其中一级支流124条,流域面积大于1000平方公里的主要支流16条,其中潇水、耒水、洣水的流域面积大于1万平方公里,最大的为潇水,流域面积1.2万平方公里。

二是左右岸水系不对称。右岸支流发达,潇水、舂陵水、耒水、洣水、渌水、浏阳河和捞刀河等大支流均来自南面与东面山区,由右岸汇入干流,流域面积约占全流域面积的2/3;

左岸支流有祁水、蒸水、涓水、涟水和沩水等,均源于衡邵丘陵区,除涟水流域面积过5000平方公里以外,其余多短小,水量也不及右岸支流丰富,从而使得湘江发育成为一个不对称的树枝状水系。

三是支流水库众多。湘江支流共已建成控制性枢纽工程11座,包括涔天河、双牌、欧阳海、洮水、东江、青山垅、酒埠江、水府庙、株树桥、官庄和黄材等大型水库,库容均在1亿立方米以上。

其中最大的东江湖总库容达91.5亿立方米,水库集水面积之和达2.6万平方公里,占湘江面积的27.4%。2012年8月开工改扩建的涔天河水库库容将达到15.1亿立方米。


参考资料来源:网络-资江

参考资料来源:网络-湘江

7、2017年湖南宁乡洪灾带来了哪些灾难?

7月7日,从湖南省宁乡县举行的2017年防汛抢险救灾情况通报会上获悉,据初步统计,全县受灾人口81.5万,占全县人口的56%,全县派出12个救灾核查组,累计核实因灾死亡、意外落水溺亡、失联人员共44人。

6月22日以来,宁乡发生了历年同期历时最长、范围最广、雨量最多、强度最大的强降雨,遭遇了宁乡有水文、气象记录60年以来最为严重的自然灾害。

据@株洲发布 1日晚消息,6月湖南平均下了20.5天雨,平均降水量比1998年还多55厘米!!为历史第一高值!湖南23县市6月累计降雨量突破历史最新消息,7月2日早晨6:30,湘江长沙站水位已到39.21米,超历史最高水位!

总之,从6月22日以来,湖南遭遇强降雨袭击,全省平均降雨量186毫米,目前湖南省湘江、资江、沅江干流及洞庭湖部分地区发生超警洪水,多站点出现超保证水位洪水。

8、谁能提供下湖南近50年发生的重大自然灾害统计表,或者哪里可以找到?

(1)湖南省历年自然灾害情况统计(1999--2001)
2001年12月31日采集
http://tjsj.baidu.com/pages/jxyd/19/44/_0.html

(2)各地市自然灾害-湖南
长沙市---1831年,大水,围垸多溃,低田无收。1833年4月,大水,西南城外街一带房屋淹塌无数。1834年,大水,围垸多溃。1837年,大水入城,衢巷通舟揖。1844年夏,大水,湘江突涨,围垸皆溃,补种晚稻无收。1869年5月23日,大风拔木,月内连日大雨如注,城中水深数尺,墙屋倾圮无数,街巷捕鱼,饥荒。1906年2月中句,倾盆大雨,连阴至5月之久,降雨共二英尺二英寸半(约670mm),以致积水横决,泛滥于衡、永、长、常四府之交,沿岸纵横上下,各居民之生命财产付之一洗;数百里间,汪洋一片,田亩田禾漂荡无余,死者三四万人,浮尸蔽江,受灾者三四十万人,“皆冻馁之侵,乞食四乡”,此次奇灾,为湖南省二百余年所未有。1911年,因连日大雨,水势骤涨至一丈有余(3.3m多),洪水弥天,几成一大水世界,湘江中漂流尸具,不下数干人。1917年6月间,因湘江上溢,北门一带水深数尺,居民纷纷迁徒,米价陡涨,破户十停五六。1918年5月24日,大雨如注,湘江暴涨,沿河街道水深一二尺(0.5m左右),明道乡围堤溃决,河西镇、霞凝港等处,堤烷半数溃决。长沙省城,河街固已通流,正街亦多被淹。入夏以后,湘中、湘西数遭大水,泛滥十余县,尤以长沙、湘阴、华容等地损失严重,人民苦不堪言。灾民因无衣无食逃来省城者,日有5千人之多。自8月7日起,苦雨连旬,湘水复涨,省河水位,已涨到海关二十六尺以上(8.7m以上)。其时西水同发。1920年,长沙沿河一带,水深数尺,北门外捞湖围、周家冲等地被水冲倒,鸭子铺等地淹没数十里。1924年,湘江泛滥,堤垸田淹,屋宇什物,多付东流,溺毙男女三十余人。1925年大水,最高水位记录为四十棾-(13.7m),市区沿河及靖港等处均成泽国,明道镇之堤垸多被毁。1949年,大水,长沙市南门外灵官渡、天符庙等处水深三尺(1m),西湖桥、小西门、大西门一带均淹水尺余(0.33m多)。沿江马路一带小船通行无阻。最高水位达36.5英尺(11.13m)。长沙县境因湘水及其支流漫布,沿江六十二皖,就倒塌了五十多个,灾情之重,百年罕见。

沉江市---1804年,垸内渍水,垸外无收。1808年,注兰垸大水崩堤,8月31日夜,狂风暴雨,倾倒后墙。1837年,大水,围垸溃,民多溺死。1907年秋,大水溃堤,受灾最重者为晋平大垸,全垸共溃决八处,宽四百余丈(1300m多),深二丈七尺有余(9m多),冲倒房屋,溺毙居民甚多,幸而生存者,无衣无食,灾情惨重。又该县草屋官堤,白兴修以来,十余年未遭水灾,此次亦告倒溃。1910年6月中旬,被冲淹不少。1911年,沅江因益阳水势下趋,陡被水淹,积久淹没,以致补种无田,遍地哀鸣,极为悲惨。1914年春夏间大水,或田亩多被沙沉,或房屋冲毁,或商户资财损失甚巨,或补种晚稻复被虫伤。1922年7月,沅江之种福垸倒溃,受灾最惨。1929年8月,湖水骤涨,南北各垸渍水淹禾,秋收约六成以上。1932年3月,和丰九垸大水浸渍。1935年,南部堤垸全部溃决,县城亦成泽国。1938年6月间,霪雨成灾,江水突涨五六尺(近2m),急流如沸,所架浮桥顿时冲成两段,桥上工人20余人被水荡去,江中呼喊救命之声不绝。门48年,县城全部被淹,水深丈余(3.3m多)。光复烷深夜溃决,农民奔避不及,淹毙二百余人。

邵阳市---1816年5月,大水,舟从东门至曹婆井。1858年7月,搓江水涨数丈余,自仙搓桥以下村落记毁无数。1925年,资、邵两水同时上涨,宣泄不及,致成大患。1949年6月1日至7日,连降暴雨达135.7mm,其中5日一夜达50mm。于是,遍布那阳东南两

乡区域的邵水,急剧上涨。县属卫东乡洪水泛滥,平均水位高出平地二丈多(6-7rn)。沿河一带市镇村落,均被淹没,衡宝公路上的余田桥、铺店二百余栋房屋全被洪水冲走,死亡千余人。水东江、宜春桥两处市区亦全部被毁。总计该乡毁屋二千余栋,淹死三千余人。其中原中一、中二、永安、仁义等九乡虽淹毙人数较少,但其它损失不相上下。8日,资、邵二水洪流相遇时,市区水位上涨之速,甚为惊人。驻足之间,水即趋至,居民一夕数迁。8日中午,水势最高时,资水冲入西门口,越过北门城入临津门街,直趋大同街、府后街,而犀牛塘、爱莲巷一带成了汪洋。排山倒海之势的资水更循三府街、曹婆井入东直街,与汹涌澎湃自东门入城的邵水汇合,两相激荡,淹没了市区最繁盛的东门口一带。这一带水高越过二楼,大小船只相率从城外直放城内,抢救人员。总计邵阳市和那阳县冲毁房屋11561栋,受灾田469510亩,淹死5136人,死牛6519头,冲毁稻谷131450石,煤56200t,冲毁桥梁680座,翻沉船只38艘,损失总值约1200余万元。

常德市---1848年7月,大水,西堤溃决,漂没民庐无数。]849年4-5月,水涨堤皖尽溃,漂没民居无算,户口多灭。1909年6月中旬,沉漫二水同时并涨,洞庭湖水位剧升,滨湖区域如华容、南洲、安乡、漠洲、安福、常德、龙阳、抚江、益阳、岳州、临湘等县,均催巨灾,水势至8月下旬仍未消退,全省大部分地区皆陷饥慢,流离转徙各地的饥民达数十万之多,为充饥,树根草皮剥挖都尽。1910年6月中旬,常德各属连日大雨,山洪暴发,加之黔水建瓴而下,以放酿成巨灾。常德府城冲毁村庄,倒塌屋宇,淹毙人口三百余名;郡城六门,闭者凡五,附城居民逃水入城,露宿城上,几无隙地,城内亦为积潦所浸,深者灭顶,浅者没膝,水蒸之气,积为瘟疫,死亡日百数十起。近城数十里,堤烷几十余,仅一连八障尚存,余则尽成泽国,漂没人畜庐墓无数。 1916年3月,大水.长沙以湘江上溢,鹿都等处棉花、大麦,被淹没无收。滨湖一带,夏间因荆河洪水倒灌而入,来势甚猛,突涨八尺(2.67m),田亩房屋损失极巨,各地居民多因不及迁避,溺死者不计其数。 1918年,因抚水、谨水亦同时暴涨,常德县属后乡各地尽成泽国。未溃之障及偏肢地方,溃淹甚重,十存二三。1922年7月,常德之门板洲倒溃,多成泽国。1948年,二十九个乡溃决二十个乡,受灾田亩五十三万余亩,灾民三十余万凛集县城。1988年8月底、常德市普降暴雨。沉水突涨,一夜之间汹涌的洪峰冲进沿江街道,瞬刻之间淹没了厂房、仓库和住宅。

永州市---1826年夏,大水,树木庐舍多顺流漂下。

末阳市---1826年6月门口至7月30日不雨,至30日夜,降大雨,人皆喜出望外,

但至31日辰时马水、敖山、得江、芭蕉、淝江、大陂市等处胶发,水突由地涌上,霎时平

地水深丈余(3.3m多),沿流冲激漂没庐舍、人丁、牲畜、什物无数,高燥之禾概被泥水浸坏,至卑湿处甚者尽为浮泥沙石所压,经界不分俨为培楼。1853年7月22日起,大雨如注,至28日夜稍息,大水陡涨数丈,民房漂沉无数,早稻尽为淤压。1906年6月,大雨如注,耒河水涨数丈,交河水涨十余丈(4m多),漂没民居无数。1949年,自春至夏连月霪雨,洪水遍及全省五十七县市,尤以湘南耒阳、常宁,湘东的茶陵,湘西的沅陵、乾城、永绥、武冈、洪江、新宁,湘中的湘乡、湘潭、长沙等县为甚。滨湖十一县自6月初旬以来,各地又连降暴雨,湘、资、沅、澧四水上游,山洪暴发,波涛漫野,人畜飘流,加之西水同时并涨,洞庭湖宣泄不及,水位急增,西水(长江)较上年高一尺余(0.33m多),溃决堤垸较上年尤多,垸田多成巨浸,渍水深者丈余(3.3m多),浅者也有数尺,酿成巨灾。全省共溃垸41个,受灾田亩1535万亩,死人57877人,冲毁桥梁1520座,各项财产损失共达1.5亿银元。

湘潭市---1849年6月,大水,城覆倾,下游流民数万散居城乡,饥疫并行。1858年

7月,雨游丝,涟水涨,坏民居千余。1885年6月,大水,先时水陷城西北隅五丈许(16.7m

左右),耆老以为50年无此灾。1912年9月13日湘潭至邵阳、新化一带大雨倾盆,溪水陡涨,濒河一带两次所种秧苗全部淹没,漂去民屋甚多。

益阳市---1815年秋,大水入城。1818年8月,大水,城内水深四五尺(1.5m左右)。

1831年,大水,民饥,二里泥溪山水暴涨淹毙29人。1868年夏,大水,湖乡堤垸多溃,漂没人民庐舍。1911年,城堡一带尽被浸灌,平地水深一丈(约3.3m)有奇,衙署仓狱铺户

皆在水中,民悉楼居,无楼者亦架板为阁,二堡淮商盐局存盐及常平仓谷五千六百余石被

淹没损坏,城外堤垸或溃决或漫溢,灾民荡析离居,号啼之声数十里不绝。1914年春夏间

大水,或田亩多被沙沉,或房屋冲毁,或商户资财损失甚巨,或补种晚稻复被虫伤。 1922

年7月,益阳之西林垸倒溃,多成泽国。1924年,水灾,受灾人口达276595人。 1925年

6月,资江山洪泛滥滔天,灾情之重,为近百年所未见。1931年,四次被灾,附城水灭屋

顶。1932年3月,沅江和丰九垸大水浸渍,益阳皆纷纷报灾。1933年5-7月间,霪雨不

止,除大水外,又有山洪暴发,灾情更重。 1935年6月下旬起,连续霪雨两月,湘、资、沅、澧四水并涨,同时荆江暴发,倒灌洞庭,滨湖各地堤垸皆溃,水位较1931年高出二尺有奇(0.67m多),各县灾民聚集山颠、高丘,嗷嗷待哺,其情甚惨,受灾之重,与1931年无异,灾情严重之县有益阳、常德、岳阳、沅江、汉寿、南县、澧县、安乡、湘阴、华容、临湘、慈利、石门、临澧、平江等十五县(一般遭灾的有二十三个县未统计在内),溃垸 1659个,溃垸田近390万亩,渍垸田283个,被渍田166万余亩,受灾人数410余万人,淹死近3.8万人,损失稻谷2919万余担,房屋、器具、牲畜及其他损失近1583万元。1936年立秋前后,各地先后大雨倾盆,湘江上涨,湘中、湘南一带,到处山洪为患,秋水成灾,益阳、沅江所辖九垸,夏秋之间,连旬大雨,积水无处可泄,一望无涯,概未插种,冬间奇荒。是年6月,益阳第五区大桥乡,金沙乡等处竹山发现第二龄蝗虫,漫山遍野,千百成群,损失庄稼百余万元。1938年6月问霪雨成灾,资江沿河两岸浸没。1948年5月18日,资水一昼夜间陡涨一丈六尺(5m多),益阳县城水深达六尺(2m),淹死三百余人,冲毁房屋千余栋,损失二千余亿元。

资兴市椧-1808年,洪水,长富桥圮。

衡阳市---1801年,大水,蒸水骤涨,沿河一带冲毁田亩房屋,淹毙人口数人。1905

年,西北两乡蛟水陡发,田亩房屋间被冲淹。 1930年,入春以来,霪雨数月,大水泛滥,种子漂腐过半,耕作愆期,米价飞涨。1932年3月,水灾损失财产约二百余万元,灾民约3万余人。1933年5-7月间,霪雨不止,衡山、衡阳大水。1936年立秋前后,大雨倾盆,湘江上涨,四乡田亩一片汪洋,淹坏黄苗达1200多亩。 1937年7月11日起,天雨不止,湘江上溢,蒸耒两水横流,城市河街水深数尺,乡区低田概被淹没,其中四区淹没禾苗达8万余亩。1949年,衡阳市东岸街道,舟行无阻,西岸的中山北路、沿江西路、自铁炉门以下至北门草后街,水深或达丈余(3.3m多),或七八尺(2.5m左右),墙、屋多数倾倒,衡阳县和衡阳市合计冲毁房屋8737栋,被灾田亩98万余亩,居民走避不及,淹毙2万余人,仅市合江套一地即捞获死尸2000余具,其它牲畜财物损失无可数计,灾情之巨,为近三百年来所仅见。

津市市---1862年6月,久雨,7月19日,大水,酉时西北城决二口,冲坏墙、屋无

数,多安桥记,溺死约千余人。1908年7月17日,而有冲破城堤之灾,罹灾者七八十人,

牲畜遍地,瘟疫起。1909年,复大水,城堤如故,下流之垸竟无完者,其灾较前尤烈,饥

荒遍野,城市不安。1916年3月,大水,长沙因湘江上溢,鹿都等处棉花、大麦,被淹没

无收。滨湖一带.夏间因荆河洪水倒灌而入,来势甚猛,突涨八尺(2.67m),田亩、房屋

损失极巨,各地居民多因不及迁避,溺死者不计其数。 1931年,大水,溺死三千多人,绝食者二百余户。 1935年7月5日,澧、澹、涔三水齐发,堤破城圮,城中庙宇倾倒无数,据《湖南大公报》载:嗣因石门、慈利山洪暴发,河流汇注,水势尤为汹涌。澧县4日一晚暴涨丈余(3.3m多),一片汪洋,形成泽国,房屋较矮者,已淹没屋顶,较高者亦已平檐;全城已无寸土陆地;至5日下午2时,县城被水冲倒,孤儿院、贫民工厂、救济院、监狱(犯人六十余名)男女所有人员,皆同归于尽,商店住户,总计淹死2000余人,县长存亡莫卜,全城人口死于水灾的达三分之一,损失财物在数百万元以上。1948年,澧水上游津、澧一带堤垸亦多溃决,水淹面积约为各该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二。5月23日至6月上旬,全省霪雨兼旬,湘、资、沅、澧四水同时暴涨。7月,长江水位又猛涨,滨湖十一县多数堤垸相继溃决。从津市沿江以下大围垸、七里湖、茅里湖、民康坑,安乡的羌口、安陆垸,迄南县的马灯油,三百里内尽成泽国,仅有少数树梢、屋顶和堤面露出水面,为灾民栖身之地。岳阳、临湘、益阳滨湖一带的堤垸已尽数溃决。八百里洞庭湖恢复了旧观而且过之,白浪滔天,不见边际。滨湖十一县共661垸,溃决了306垸,受灾田亩近606万余亩,损失稻谷近2674万余石,耕牛1.6万余头,冲毁房屋2万栋,淹毙8300余人,灾民230余万,非赈不生者180万人。余如湘潭、浏阳、平江、泸溪、祁阳、东安等37县市,灾情亦甚严重。总计全省受灾面积达945kmz,受灾土地800余万亩,灾民440万人,财物损失约合当时币207万亿元。1991年7月1日,暴雨洪涝,渍垸2个,内渍面积24.25万亩。

醴陵市---1809年,大水,冲坏房屋。1826年7月30日,大水,渌江萍、醴两源同

时水发,平地顿深丈余(3.3m多),两河滨居民田庐淹毙漂塌不可胜计。1869年6月5日,

大水,先连日雨,是日午时水始涨,至戍时平地水深五六尺(1.5-2m),丈余(3.3m多)

不等,坍塌屋宇,冲坏田禾无算,而东乡之明兰寺李家山,北乡之官庄,潭塘等处地方被

害较1826年尤惨。1914年5月,大水,27日水泛溢,几与1826年埒,淹没田禾庐舍牲畜

无算。8月20日,又大水,县城内同德堂同仁药局皆圮,渌江桥坏一墩两塔,沿江田庐冲

坏无算。一年中三次发水,全境遭灾严重。1924年夏,大水,沿湘、渌、南河一带,纵横

百里,浸及兼旬,损失稻谷数十万石。1926年6月31日,大水。6月29日,大雨倾盆,连日未止,山洪暴发,城东明伦堂水深四尺(1.33m),县城房屋塌九百余栋。1940年6月27

日,大水,山洪暴发,东乡王仙沩山大林桥、小林桥、庄埠、北乡黄獭嘴、黄梁桥、夏平桥、新阳等处房屋多被冲倒,淹毙数十人,沿河田亩尽成砂砾。伪山龙旦冲谢宅后地震有声甚厉,俄而山崩破宅舍杉松而下,一水并泻如瀑布,数日乃竭。 1942年夏大水,隔旬再涨,上东乡一带田庐多被冲毁,6月20、21日,7月l、2日均大雨倾盆,河水喷溢,平、浏两县之水泛滥于渌江流域。

岳阳市---1861年,巴陵之穆湖、汩江及各都沿湖四十八汊大水,向之高田去水丈余者,此次水涨,亦沦入巨浸,庐舍坍塌几尽,实为二百年来未有之事。1872年,大水,穆村暨一、六、十二、十五、二十、二十一等都尤重,成灾七分。1878年,大水,尤以一、六、十二、十五、二十、二十一、二十四、二十七、三十九、三十、三十一都为最重。1911年,西乡各处境内所有禾苗、杂粮、棉花等物,皆漂荡无余,农民痛哭无声,悲惨万状,损失人口不少。1913年,大水,岳州东南北三乡横广三百余里,夏季时一度被淹,损失甚巨。6月6日,毛田暴雨一天,山洪淹满田贩,平地水深丈余(3.3m多),水齐屋檐,人从屋顶爬出逃生。1918年,5-7月雨少,苦旱,高田失收。但自8月7日起,苦雨连旬,湘水复涨,两水同发,围堤冲溃者亦多。1931年夏,霪雨。5月17日,广兴洲倒垸,湖田全部受渍,到处暑边还未退水,秋作全部失收。1933年,河西水位高过堤面1m多,围堤全倒,靠河和江的堤,到冬季,境内渍水才全部退尽,全年无收。1937年秋季,大水,仅敦厚垸溃决,淹没田亩千余亩,中洲大垸溃决,淹没田亩二万余亩,全县损失无法匡计。1949年,自春至夏,连月霪雨,5、6月合计雨量为667mm,为当年总雨量的一半。6月初旬,各地复连降暴雨,6月5日晚,暴雨倾注,终宵未停。6月27日,广兴洲溃垸,建设垸 口出险,倒房349间,减产450万斤。另有泗复垸,巴江、管棚、万家、普丰、罗家、黄安、保安、合兴、永安、清福(现属湖北监利县)、自成、五沟等垸或溃决,或漫溢,共淹田近6万亩,损失稻谷1714万余斤(857万kg),全县这一年因水灾受害面积近25万亩,减产稻谷2382万斤(1191万kg)。1988年9月12日14-20时,长江洪峰通过城陵矶,水位33.73m,超过警戒水位1.73m,岳阳市一些地方和城陵矶镇进水,水深1m多,岳阳市宾馆后面有一栋靠湖的二层楼倒塌,伤5人,死8人。

冷水江市---1931年,山洪,锡矿山矿窿全淹,炼厂冲毁,失业矿工八千余人。

洪江市---1931年河水一日数涨,冲去千数百家,淹没人口牲畜无数,沿江木牌漂流,失损约二千余万元。

湘乡市---1805年6月,大水,测水桥圮,淹没民庐甚多。1912年6月27日,猛雨一夜,山洪暴发,加以涟水上游兰田等处水势更猛,因而造成特大水灾,沿河两岸稻田、房屋被毁殆尽,人畜漂没无数。大水过后,灾荒四起,秋收时全县疫疾流行,患者不间户数,许多田禾无人收割,人口死亡很多。

与资江洪水2017相关的内容

其他城市天气预报